9岁男孩年入1.8亿引万人点赞,我却担心被“垃圾快乐”榨干的普通孩子

2020-12-25
你家孩子9岁的时候在做什么?
还是苦波央求爸爸买一台游戏机?还是奔波于学校,家两点一线认真地吸引学习?
多数9岁的孩子还爱打爱闹不怎么懂事,
而有的孩子在9岁时,已经走上了“人生巅峰”-
这个男孩叫瑞安卡吉(Ryan Kaji),是YouTube上的一位视频博主,

他应该是当今世界上最富有的儿童了。
前几天瑞安卡吉被推上热搜,9岁的他今年实现年收入3000万美元(约合1.8亿人民币),成为YouTube收入最高的视频博主。
从3岁起,瑞安在YouTube上播放视频号,他的大部分视频内容,就是简单的科学实验,挑战,做手工以及玩具测评,但这些视频在孩子之间非常流行。
有网友拿瑞安与李佳琦比例,称他为“玩具界的李佳琦”,实际上有媒体称,他的收入其实比李佳琦,薇娅还要高。
很多人羡慕这个孩子,才9岁,已经挣了自己活到900岁能赚到的钱,
能取得如此巨大的财富,自然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,
然而这个男孩的走红,也遭受了过多争议。
网红时代,没有“漏网之鱼”

巨额的年收入,已经让瑞安变成世界红人,
但目前,瑞安和他的家人正面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调查,该委员会指控:
“瑞安玩具测评”视频中,有偿推荐的学龄前儿童产品,存在对小年龄人群的行为误导;

纽约大学的布雷格教授指出,很多孩子其实意识不到这些视频内容,都是有人付钱的推广内容,对于这样的内容完全没有戒心。
消费监督组织“广告中的真相”也指责说,“这些广告经常是对不健康食品的推广”
而儿童在9岁之前,更容易被垃圾食品的广告吸引,而改变自己的饮食选择。
很多有孩子的家长也坐不住了:

国内的孩子每天忙于作业,这个美国男孩不上学,每天拍拍视频,带带货,所有的老师围绕他的直播时间表,见缝插针地安排小学中学的课程。
虽然我们无法预测这个孩子会不会走伤仲永的路线,但有一点,这个孩子的走红,对孩子的引导是很不健康的。

瑞安在全球的4170万订阅用户,这些用户先前是儿童。

美国内华达大学新闻和媒体研究助理教授本杰明·伯勒斯说,
“自己的孩子就表达了想做瑞安一样事情的愿望”,
不用读书,不用上课,天天开箱拆玩具,还能有大笔的收入,
那个孩子不想天天开新玩具,玩新玩具,伯勒斯说:“这向孩子们传递了消费主义的消息。”
说实话,作为一位妈妈,我真的知道,有时候给孩子讲10位名人奋斗的故事,都抵不过一个网红人物对孩子的影响。
前些天丁真走红,我一位朋友的孩子就明确跟妈妈表达了自己的愿望:我想当丁真一样的网红。
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时代,多数孩子不用教,可以把各种软件玩得滚瓜怪熟,你不教,同龄人之间也会有所。
网红给人的一致印象就是:捷径,成功,光鲜的身份,巨额的财富。

随便打开手机短视频,小网红越来越多:



赚更多的钱,买更贵的衣服,找个像迪丽热巴一样漂亮的老婆,走上人生巅峰,

自信的眼神,随意的手势,高傲的谈吐,一股浓烈的市侩气息扑面而来。


不知不觉成为成年人摆弄的“玩具”,沉浸在垃圾快乐中,而不自知。

我这几天查了些关于瑞安一家的资料,
发现瑞安开拍玩具开箱视频后,妈妈就辞了职,帮儿子拍视频管理运营账号,

还有报道,瑞安的母亲曾因在超市偷东西被抓,当年她偷的东西价值93美元,后来她因偷窃被罚了150美元。

瑞安的财富,是让人艳羡,但说实话如果我的孩子说想成为瑞安,我会打断他的腿。


不是所有事都能“快乐至上”

最近,一段妈妈与孩子之间的对话流传于网络。
一个男孩在疫情期间看了李佳琦与朱广权的直播,跟妈妈说:“妈妈,我想成为李佳琦!”
妈妈遇上这样的问题,可能会不知所措,但这位妈妈的回答,深深吸引了我。
妈妈问儿子:“你为什么想要当李佳琦?”
儿子回答:“因为李佳琦很火,在直播间里说说话,可以赚很多钱,还能和好多明星一起直播。”
妈妈接着问儿子说:“你想当其中李佳琦?”
儿子被问懵了:“当然是直播间里的那个李佳琦。”
这个时候,妈妈找出了两张李佳琦的图片,一张是光鲜亮丽,在灯光设备,各种助理围绕中的李佳琦;一张是蹲在角落里,在黑黑的隔间里一个人做直播的李佳琦。
妈妈跟儿子说:“李佳琦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,他付出的努力是我们常人无法体会的。”
他一年要做389场直播,曾经在一场直播中连续试色380支口红,试到嘴唇干裂。
妈妈问儿子:“你能吃下这份苦吗?”

前段时间,6岁的南京女孩Miumiu因为一支视频在走红海外,


Miumiu的爸爸说,疫情期间在家3个月,Miumiu每天要练6到8小时的吉他,开学后,依然保持每天2小时左右的练习时长。

说:“这个练习量,超过已经很多最了爱好者终生的练习量。”


再看看她的小手,就更加明白,什么叫做“所有令人羡慕的成功都是有迹可循的”

女儿走红后,很多平台找上门来,劝说Miumiu的父母让她做专业网红,承诺可以提供流量支持。

Miumiu父母断然拒绝了这个补充,坦言“音乐只是一项技能”,他们只是帮助孩子发展她的天赋,但是否要走音乐这条道路,要看孩子的选择。

在“红与“不红”面前,在财富面前,有几个父母能如此清醒,不眩晕。

在网络化时代,其实分不清你和我,当孩子们在追捧那些网红的时候,其实在某种程度上,他已经变成那个网红儿童了。

他们模仿网红儿童的某个行为,言谈,举止;

他们认同网红儿童所代表的估值;

他们喜欢上金钱,名利,和他们宣扬的垃圾快乐。

波兹曼在《娱乐至死》里提到:“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,一种是奥威尔式的一一文化成为一个监狱。

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一一文化成为一场怪诞戏。”

这个时代将有越来越多的人包围文化的滑稽戏里,享受垃圾快乐,随波逐流,娱乐至死。

而总有人可以清醒理性地看待自己,认清这个时代的躁动,

坚持要求孩子充实自己,过那个可能“并不富裕”的人生。

带孩子降到尘埃里

最近有一部很火的纪录片《棒!少年》,


在第十四届FIRST青年电影展上,这部纪录片拿下了“最佳纪录片”,“观众选择荣誉”双料奖,

风评认为这是“ 2020最值得带孩子去看的电影”。

纪录片把镜头对准了一群贫困儿童,称为了这些背着沉重生活包袱的少年,如何通过棒球面对自己,走出冲突,甚至闯出各自不同的人生道路。

有一个叫“马虎”的孩子,面对镜头说:“我什么都不是,我就是一只流浪狗。”


刚到基地一两天,马虎就把基地搞得鸡飞狗跳,一会儿就和小朋友打起来了,一会儿又把人家弄哭了。

他想当老大,但他不好好训练,其他队员都不服他。

和马虎一样,这些孩子有的是“事实孤儿”,有的是留守儿童,每个人身上都有各种各样的毛病。

但就是这群孩子,有4名现在已经入选国家少年棒球队,赴日本参加著名的国际青少年棒球赛PONY杯,并赢得成长组冠军。


导演许慧晶说,最初拍摄时,曾经希望能把孩子们拍成一个传奇,就是他们很厉害很牛,最后拿到了第一第二,

于是天天盼着马虎控制自己,也希望孩子们能更坚强勇敢一些,别动不动就哭鼻子,

心急得不行。


但队里师爷的一句话点醒了他,师爷说,教育小孩不能急,甚至导致一件事一注意到底,一直盯着,有些改变才会慢慢发生。

比起网络上爆红的网红儿童,

这群没爹没妈可拼,“先天失败”的孩子,才是“人间真实”,

哪有那么多网红奇迹,更多的孩子就像这群普通少年一样,需要一天天磨,才能一点点磨出进步。

很认同杨幂在《奇葩说》里的一句话:“清醒的人都是在努力活着的人”,

如果你想毁掉孩子,就让他走捷径,早早尝到名利的滋味,虚荣的快乐,

如果你爱孩子,就老老实实沉住气,降到尘埃里,鼓励孩子一点点拼出来。

孩子最大的财富,不是看得见的金钱,

是看不见的,父母的清醒和智慧。


文章内容转载自:教育


阅读 9
分享
写评论...